失去一个人以后,要多久才敢回忆
43111215
2017-06-21

回 忆 侵 袭

我细数了和恒西分开的时间,整整的三年。

2013年,是我和恒西在一起的第二个年头。我和他在车站分别,各自回到属于我们的城市里生活。

那天,我们骑着电动车。他先走,我站在他面前不说话,冬天的空气很冷,我摘下口罩后脸被冻的通红。我们就静静地站在火车站的广场上,他不说话,我不知道说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火车已经开始检票,我的眼泪从眼眶里涌出来,恒西用手擦着我的眼泪,按过我的头,在额头留下了温热的吻。

“七月,别哭,我们还会再见。”他说。

我难过的说不出话,只能用力的点点头。我向他挥手,告诉他快走。他看了时间,一边往车站里跑一边回头看我。我在偌大的广场上小声的哭,眼泪顺着脖子流进衣服,先是暖暖的,后来冰凉的。

那是我最后一次和恒西温柔的说话,我知道他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他。

转过年的小半年里,恒西很忙,我也忙。我们每天发短信说早安,晚上不聊天,只匆匆道声:“早点睡觉,晚安,好梦。”

我一直以为最好的爱情是一起成长,哪怕我们天各一方,也心有灵犀,连起床睡觉都是一个步调。你在我身边,我是如此;你不在我身边,我当是如此。只是平淡后的时间里,我没想到不说话以后就是争吵。

我和恒西很长一段时间冷战,冷战一个星期以后,我睡不着,整夜整夜地想和他面对面,但是我不可以。我翻和他在一起照的照片,他狡黠的笑容,摸我头时的宠溺。

终于有一晚,凌晨三点,我打电话给他,打了两个,他醒了。他说他在睡觉,问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我睡不着,想他了。可他还是在照常生活……

我很失落地过了两个月,两个月以后,到了七月。

七月里阳光很足,我和朋友从前约好要骑车进318线去拉萨。恒西身体不是很好,偶尔出点小毛病很正常,我劝他别跟我一起,可他说他连车都好买好了,一定要陪我。

我坐火车去成都,他在火车站外等我。那天成都下了很大的雨,火车晚点,车上信号不好,也打不通电话。我下了火车,走到车站门口,看见站在墙角底下的他。

“恒西!”我叫他。

他跑过来替我拎了包,拉我走出人群。我抓住他的腰,把自己凑到他怀里。还是瘦瘦的胸膛,淡淡的味道。他的衣服湿透了,我还是抱的紧紧的,能抓在手里的感觉,真好。

恒西也抱了我一下,然后推推我说:“松手吧,我衣服是湿的。”

我仰起头看他,“没关系,我不怕。”我露出不整齐的两颗虎牙,他说我是傻瓜。

和朋友汇合,我们吃过晚餐,就骑车出发。恒西中途回了一次家,拿他的行李。我埋怨他不早点准备好,想陪他一起去,但是又不好意思丢下朋友。

恒西进了地铁站,我和朋友在坐在地铁站门口等。恒西去了很久,中途等的着急了,我发短信我问他,他说地铁要倒站,要从一号线,拐到二号线。

朋友去下面的地铁站玩,回来跟我说,一号线,二号线都有。朋友看我的眼神有些迟疑,我从地上跳起来,假装口渴去买了水。

我没下地铁站去一看究竟,不管怎么样,我都愿意相信,即使他撒谎给我听。只是当时我不懂,我没怀疑。

从骑川藏线的第一天,恒西的体力就不是特别好,因为一些小事,我对他有些冷淡。也许是造化弄人,我一直希望我和恒西能够破冰,回到最初的状态,但是情况却是越变越糟。

恒西和我在康定的时候,都感冒了。我体质特殊不能输液,只能大把大把的吃药。恒西本和我一起去了药店,无奈他也不想输液,我们回了旅馆,隔着狭窄的走道,并排躺在自己的小床上。

我们决定原地修整,高烧继续骑行很危险,医生说上了山,一个肺积水,下来可能神仙也救不了。我半坐在床上,因为无聊只好玩恒西的手机,恒西坐在我对面的床上。

我打游戏技术很烂,一生气就点回了手机的主屏幕。我忘了游戏是恒西手机上的哪个软件,随便点了一个,我打开,弹出恒西头像的聊天纪录。

我小心的点开,很长的聊天,每天晚上,从9点开始,11点才结束。那段时间,恒西都是十点跟我说晚安,然后发表情说明天再见。

我心里的波澜起伏汹涌,带动的是双眼失去了打游戏时的神采,我喘着气。突然我听见恒西问我:“怎么了?”

我慌张地看他一眼,又攥紧了手机。“恒西,我要上厕所,带着你的手机。”我努力镇定,反穿着鞋去了厕所。

关了厕所的门,我翻到聊天记录的最开始,是6月,是我和他开始吵架。是以前吵架,他睡不着,后来却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反反复复看了两遍,是他的照片,是他的手机,是他的软件,可我却不愿相信。

我喊了和我关系最要好的朋友,我把手机递给她,送到她手里的时候,我一直在发抖。

我说:“你帮我看看,是不是?”

她很疑惑地接过,脸色越变越黑,然后摸着我的头,不知道说什么。那一刻,我变成了路边可怜的小狗。

但是我没哭。我拿着手机,走进房间塞在恒西的手里。手机还停留在聊天记录的那一页。我坐在床上不说话,用手划着我的手机。恒西做到我身边,想对我解释什么,被我挥手打断。

如果爱,是不是应该说出来?我睡了清醒的一夜,第二天清晨醒来,恒西只看我,没有想过要说些什么。我给恒西留下一壶热水,就和朋友走了。

住在山顶的客栈上,外面的天很蓝,我洗了澡坐在床上,哭完了一盒纸。我从没想过,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背叛我。

他跟我说,他有事,我信了。

他跟我说,他爱我,我信了。

我从不翻他的手机,他到最后连掩饰也放心到不做。

我在康定这座情歌之城,在咳嗽声充斥的夜里,回忆他说,要等我。等我三年,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可结局没有结局,他在中途弃场了。

我曾怨他,恨他,一度想不起他的脸,剪掉所有我和他的照片,但是时间久了,他还是回到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我最晃荡的那两年,和他在一起笑,一起哭。我说他不懂爱情,却在后来的日日夜夜的反省自责自己往日里的自私。

也许我没有后来的那个人温柔,我不懂接受,不懂感谢他的付出,可我却把他刻尽血肉里,没想过一秒要放弃。

进入圈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打赏
|相关推荐
|讨论区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