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晚一枝桂,不拘文辞,纵情日常热闹游
序曲 文字
关注
32000
13天前


时至初冬,依旧能在杭州街角院尾不经意闻到桂香,就连呼吸吐纳都沁出香来。

 

桂花,历时悠久而依旧鲜活在我们的生活中。作为儒家“比德”之物,中国古典诗词中不乏借桂花抒怀的作品,例如:

 

宋代朱熹作《咏岩桂》“亭亭岩下桂,岁晚独芬芳”。

 

李清照《鹧鸪天》里写“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



形、色、香独有韵味,而 “品”亦颇高。《离骚》里以兰、桂并称,写道“杂申椒与兰桂兮”。

 

长江以南多兰、桂。二者都原产于山中,不惧寒冷,他们的花朵隐于叶,但是香气弥远,正好用来象征无争品格、隐士风范。

 

兰、桂喻人,多赞其温柔和顺,气质内敛。《红楼梦》第五回中对袭人的判词就是“妄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木樨

《红楼梦》中也写“木樨”,其实就是“桂花”的意思。除此以外,桂花又叫“木犀”、“岩桂”等等。


掩映在枝叶下的小巧花朵,或金黄或银白亦或橙亮,簇拥成团,兀自欢喜。


 赏 玩 桂 花 


说到赏桂,除了远观,古人早已积累了各种行乐法。


折桂插瓶,文士乐趣。

文人插花,不仅为赏心悦目,也为了涵养心性,明代袁宏道写了本“文人插花指南”,叫《瓶史》,书中提到秋日插花花材,首推桂花、莲花、菊花。

 

轻折小段桂枝,放入灌好水的短小花器里,摆在案头,不仅省花材,还能给室内增加几分宁静气息。



小巧花器插放桂枝


 花 器 选 购 >> 



桂枝用作游戏道具,也是好选择。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写道,中秋宴上众人玩“击鼓传花”,贾母命人折来一枝桂花,又命一媳妇在屏风后击鼓,花落定谁手,饮酒一杯,再罚说一个笑话。


桂蕊巧致,不经意也成了消遣。


一天薛宝钗参加诗社活动,正沉浸构思,《红楼梦》第三十八回这样写,她“手里拿着一枝桂花玩了一回,俯在窗槛上掐了桂蕊掷向水面,引的游鱼浮上来唼喋。”



文 | 冬青



进入圈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打赏
|相关推荐
|讨论区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