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详情
¥28.10 市场价:¥38.00现在有货
极花(精)
贾平凹新长篇小说!聚焦被拐卖妇女!
满59 包邮|
销量:2809|
库存:409
正品保障 7天无理由退款 赠送28积分
优惠活动
多商品活动
多商品活动博库囤书节满100减30 满200减60 满300减100
商品评价 1 条



博库体验店
客服热线:0571-26306883

商品参数
出版社  人民文学
ISBN  9787020114016
作者  贾平凹
出版日期  2016-03-01
包装  精装
编辑推荐语

《极花》是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写了一个被拐卖女孩的遭遇。作品不仅保持了作家的既有水准,而且在写法上有所创新,小说从女孩被拐卖到偏远山区的男性家庭开始,用全息体验的方式叙述女孩的遭遇,展示了她所看到的外部世界和经历的内心煎熬。这部作品从拐卖人口入手,真正关注的是当下中国*为现实的贫困农村男性的婚姻问题,具有很强的现实冲击力。是贾平凹创作中又一特色鲜明的作品。


编辑推荐语
极花(精) 贾平凹新长篇小说!聚焦被拐卖妇女! 自在独行 贾平凹的独行世界,研磨孤独,收获自在,致每个孤独的行路人。你独自行走,不顾一切,哭着,笑着,留恋人间,只为不虚此行。独行是一场心灵的隐居,即便你认为自己是孤独的,也是可以自在的。
内容提要
差不多六个月前的晚上,我用指甲在窑壁上刻下第一条道儿,自后就一天一条道儿地刻下来。就在这个土窑里,黑亮的娘,生命变成了一张硬纸挂在了墙上,而我半年来的青春韶华就是这些刻道儿?屈辱,愤怒,痛苦,无奈使我在刻下第178条道儿时,因为用力太狠,右手食指的指甲裂了,流出一点血来,我把血抹在了美女图上。 这村子至今仍没有电灯。听到过村长在硷畔上乱骂,骂过了村巷里的路烂成泥坑,要修呀就是凑不齐劳力,然后又骂立春、腊八和栓子不肯交纳电线杆的集资款,影响得一村人都成二瓮了。二瓮是黑亮叔的名,黑亮不愿意村长拿他叔做例子:我叔是瞎子,瞎子又咋啦,他吃饭吃到鼻子了,走错门上到谁家炕上了?村长就和黑亮吵了一架。事后,我才知道,村长之所以燥了,是黑亮揭了村长的短,村长在村里长期霸占着几个寡妇,而且栓子不在家时,也常去栓子家寻栓子媳妇,两人结过仇,电线杆集资,又正是立春和腊八才开始经营血葱,手头紧张,他们三人不交集资款,别人家也看样不交,拉电的事就搁下来,这就仍旧还在点煤油灯。 《极花》后记: 人走了,他说,又回,回那里去了。 那一幕我至今还清清晰晰,他抬起脑袋看我,目光空洞茫然,我惊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他说的人,就是他的女儿,初中辍学后从老家来西安和收捡破烂的父母仅生活了一年,便被人拐卖了。他们整整三年都在寻找,好不容易经公安人员解救回来,半年后女儿却又去了被拐卖的那个地方。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的结局,是鬼,鬼都慌乱啊!他老婆还是在哭,我的老乡就突然勃然大怒,骂道:哭,哭,你倒是哭你妈的X哩,哭?!抓起桌子上的碗向帘子砸去。我没有拦他,也没一句劝说。桌子上还有一个碗,盛着咸菜,旁边是一筛子蒸馍和一只用黑塑料筒做成的花盆,长着一棵海棠。这海棠是他女儿回来的第三天栽的,那天,我的老乡叫我去喝酒,我看到他女儿才正往塑料筒里装土。我赶紧把咸菜碗,蒸馍筛子和海棠盆挪开,免得他再要抓起来砸老婆。我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原由,是女儿回来后,因为报纸上电视上连续地报道着这次解救中公安人员的英勇事迹,社会上也都知道了他女儿是那个被拐卖者,被人围观,指指点点,说那个男的家穷,人傻,X多,说她生下了一个孩子。从此女儿不再出门,不再说话,整日呆坐着一动不动。我的老乡担心着女儿这样下去不是要疯了就是会得大病,便托人说媒,希望能嫁到远些的地方去,有个谁也不知道女儿情况的婆家。但就在他和媒人商量的时候,女儿不见了,留下个字 《极花》是贾平凹的最新长篇小说,写了一个从 乡村到城市的女孩胡蝶,从被拐卖到出逃,最终却又 回到被拐卖乡村的故事。故事从胡蝶被拐卖到偏远山 区的男性家庭开始,用全息体验的方式叙述她的遭遇 ,展示了她所看到的外部世界和经历的内心煎熬。胡 蝶是当代中国众多从农村走出来的姑娘中的一个,她 不甘于重复父辈的生活,急于摆脱农村的一切,尤其 要摆脱农村姑娘的身份;她梦想着摇身一变成为城里 人。到了城市里,哪怕是栖身在收破烂的贫民窟里, 她也希望按照城市人的标准去审美去生活。她喜欢高 跟鞋、小西服,喜欢房东的大学生儿子,这既是她对 未来生活的向往,也是她试图摆脱农村印记或枷锁的 一种无声抗议。但是,这个强烈而又虚无缥缈的城市 梦想在胡蝶第一次出去找工作的时候就被击碎了,她 稀里糊涂地被人贩子卖到了中国西北一个叫不上名字 的村子里,偏僻、穷苦、无望。故事从这里开始,胡 蝶的抗争、撕扯、疼痛也从这里开始,又在这里结束 。 作品从拐卖事件入手,其最终指向是当下中国最 为现实的贫困农村男性的婚姻问题,是城市不断壮大 农村迅速凋敝的问题,具有震撼人心的现实冲击力。 《极花》不仅保持了作家的既有水准,而且在写作方 法上推陈出新,是贾平凹创作中又一特色鲜明的作品 。 条,说她还是回那个村子去了。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我一直没给任何人说过。
内容提要
极花(精) 《*花》是贾平凹的*新长篇小说,写了一个从 乡村到城市的女孩胡蝶,从被拐卖到出逃,*终却又 回到被拐卖乡村的故事。故事从胡蝶被拐卖到偏远山 区的男性家庭开始,用全息体验的方式叙述她的遭遇 ,展示了她所看到的外部世界和经历的内心煎熬。胡 蝶是当代中国众多从农村走出来的姑娘中的一个,她 不甘于重复父辈的生活,急于摆脱农村的一切,尤其 要摆脱农村姑娘的身份;她梦想着摇身一变成为城里 人。到了城市里,哪怕是栖身在收破烂的贫民窟里, 她也希望按照城市人的标准去审美去生活。她喜欢高 跟鞋、小西服,喜欢房东的大学生儿子,这既是她对 未来生活的向往,也是她试图摆脱农村印记或枷锁的 一种无声抗议。但是,这个强烈而又虚无缥缈的城市 梦想在胡蝶**次出去找工作的时候就被击碎了,她 稀里糊涂地被人贩子卖到了中国西北一个叫不上名字 的村子里,偏僻、穷苦、无望。故事从这里开始,胡 蝶的抗争、撕扯、疼痛也从这里开始,又在这里结束 。 作品从拐卖事件入手,其*终指向是当下中国* 为现实的贫困农村男性的婚姻问题,是城市不断壮大 农村迅速凋敝的问题,具有震撼人心的现实冲击力。 《*花》不仅保持了作家的既有水准,而且在写作方 法上推陈出新,是贾平凹创作中又一特色鲜明的作品 。 条,说她还是回那个村子去了。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我一直没给任何人说过。 自在独行 平凹先生素来喜静,*怕有人来敲他的房门。让他觉得自在的,要么就是行走于西北的大地,要么就是隐居在自己的书房。 先生其实也喜欢热闹,只是先生的热闹并不是灯火灿烂,而是内心的安宁与独行的自在。 这本书写情感、聊爱好、谈社会、说人生。有俗世的智慧,也有生活的趣味。 对于匆匆的路人,平凹先生这部文集只是用来附庸风雅的玩物。但这本书却要写给生命的行者。愿他们能懂得孤独的真义,在生活里多一些从容潇洒。
作者简介
贾平凹,一九五二年古历二月二十一日出生于陕西南部的丹凤县棣花村。父亲是乡村教师,母亲是农民。文化大革命中,家庭遭受毁灭性摧残,沦为“可教子女”。一九七二年以偶然的机遇,进入西北大学学习汉语言文学。此后,一直生活在西安,从事文学编辑兼写作。 出版的主要作品:《浮躁》《废都》《白夜》《土门》《高老庄》《怀念狼》《秦腔》《高兴》等。以英、法、德、俄、日、韩、越等文字翻译出版了二十余种版本。曾获全国文学奖多次,及美国美孚飞马文学奖,法国费米那文学奖和法兰西文学艺术荣誉奖。2008年,《秦腔》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2011年《古炉》获得施耐庵长篇小说奖。2013年,获得法国大使馆颁发的法兰西金棕榈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目录
夜空
村子
招魂
走山
空空树
彩花绳
后记
目录
极花(精)
夜空
村子
招魂
走山
空空树
彩花绳
后记
自在独行
**章:孤独地走向未来

第二章:默默看世界

第三章:独自走一走

第四章:独处的安宁

第五章:自在的禅意
精彩试读
我无法去睡。
油灯光越来越黏稠,照在窑壁上,如同甩上去的 一摊鼻涕。窑门外的狗似乎有了梦呓,那么吠了一下 ,再就无声无息。乌鸦仍在不断地拉屎,但已经看不 见乌鸦了,它们的颜色和夜搅在一起,白皮松的阴影 浓重地罩住了硷畔沿。
当我被拉扯着进村,挣扎中,我就看到过这四棵 白皮松,高高地站在坡崖下。我惊恐这是到了什么地 方,村子竟然就是一面坡,又全然被掏空了,高低错 落的都是些窑洞,我感觉我成了一只受伤的还蠕动的 虫子,被一群蚂蚁架起来往土穴里去。我大声呼叫着 王总,王总是一直带领我的,但王总却没见了踪影, 而有人在说:蒙上眼,别让她记住来路!那一瞬间我 记起娘说过的话,娘说人上世来,阴间的小鬼们都会 强迫着让喝迷魂汤,喝上迷魂汤就忘了你是从哪儿来 的。我的小西服被扒下来包住了我的头,我把小西服 又拽下来,还在喊:王总,王总——!他们哈哈大笑 :王总发财了,正数钞票哩!一拳就打在我的下巴上 ,我昏倒在地上,后来便关闭在这土窑里。
我从来没有住过甚至也没有见过窑洞可以是房子 ,它没有一根木头作梁作栋,虽有前窗,太阳照进来 就簸箕大一片光,也少了后门,空气不流通,窄狭, 阴暗,潮闷,永远散发着一种汗臭和霉腐的混合味。
黑亮夸耀着他们世世代代就住窑洞,节省木料和砖瓦 ,而且坚固耐用。得了吧,啥才住洞窑土穴,是蛇蝎 ,是土鳖,是妖魔鬼怪,你们如果不是蛇蝎土鳖和妖 魔鬼怪变的,那也是一簇埋了还没死的人。
而我却也成了埋了没死的人。
已经有很多年了,社会上总有着拐卖妇女儿童的 传闻,但我怎么能想到这样的事情就摊在了我身上? *不敢想的是,像我这么一个大人,还有文化,竟然 也就被拐卖了?! 关闭在窑里,我和外面的世界就隔着这面窗子, 窗子有四十八个方格,四十八个方格便成了我分散开 的眼。从硷畔上能看见一股一股炊烟,也能听到鸡鸣 狗咬,人声吵骂,但看不到那些人家的窑洞。远处的 黄土原起起伏伏,一直铺展到天边,像一片巨大无比 的树叶在腐烂了,仅剩下筋筋络络,这就是那些沟, 那些岔,那些峁台和壑梁。那里每天都起云,云下的 峁台上就有人套着毛驴犁地,从峁台的四周往中间犁 ,犁沟呈深褐色,如用绳索在盘圈儿,圈儿越来越小 ,越来越小,人和毛驴就缠在了中间。当那云突然飘 动的时候,太阳红着却刮了风,就有幕布一样的阴影 从远方极速地铺过来,硷畔上黑了,白皮松黑了,黑 亮爹*黑得眉目不清。
黑亮爹不是在硷畔沿上凿那些石头,就是在左侧 他住的窑门口做针线。*硬的活计和*软的活计,他 干起来都是那么一丝不苟,可稍有风吹草动,就激灵 一下扭过头来,朝我的窑窗看一眼。他的窑再过去还 有什么,斜出去的土崖拐角挡住了我的视线,黑亮每 天提了我窑里的一桶屎尿去那里了,又提了空桶放回 来,那里可能就是厕所,还有猪圈鸡棚。在我窑的右 侧还有两孔窑,靠近这边的住着一头毛驴,毛驴不像 狗老卧在我的窑门外,但狗一听我摇门窗就吠,狗一 吠毛驴也长声叫唤。靠外的一孔窑里住着黑亮叔,白 天晚上的他总闲不下,一会儿给毛驴窑里垫土沤草, 一会儿从什么地方抱了柴禾回来。我先在夜里以为见 了鬼,后来才知道他是瞎子,瞎子分不出什么是白天 黑夜的。从瞎子的窑再过去,便又是斜出来的土崖另 一个拐角,那里有一篷葫芦架,葫芦吊了六七个,但 都用圆的方的木盒子包着,看不见窑门窑窗,而似乎 是窑门旁春节贴的对联已经破了一角,在风里一起一 落,像一只鸟,永远在那里扇翅膀。那就是老老爷家 。老老爷姓什么,我判断他姓白,黑狗姓黑因为它是 黑狗,而老老爷窑前葫芦架上开的是白花,老老爷就 应该姓白。至于白皮松上一到傍晚就落着乌鸦,是姓 黑还是姓白,我无法结论。听他们议论,上百年了这 四棵白皮松一直长着,又只栖乌鸦,白皮松就是村子 的风水树,乌鸦也就是吉祥鸟。这些乌鸦黑得如烧出 来的瓷壶,拉下的稀屎却是白的,每天傍晚后就往下 拉,把硷畔沿拉得白花花的,如同涂了一层又一层的 石灰浆。
硷畔上能看到的还有石磨和水井,石磨在右边, 水井在左边。他们说这是白虎青龙。石磨很大,两扇 子石头合着,就是个嘴咬噬粮食,可能是年代太久了 ,推动石磨只推动的是石磨的上扇,上扇被磨薄了仅 是下扇的一半厚,再磨粮食就得在上扇上压一块石头 增加重量。水井的石井圈也已经很老,四周都是井绳 勒出的沟渠儿,绞动时轱辘上那么一大捆绳放下去, 放半小时,然后又是近一个小时往上摇,连声咯吱, 像是把鬼卡着脖子往上拉,拉出半桶带泥的水。入夏 以来黑亮爹几次在嘟囔八个月不下一场雨了,水位一 天比**下降:哦天还让人活不活,吃食不宽裕,凉 水也喝不够啊?! 我琢磨过那些窑洞的门窗。如果人的脑袋上没有 耳朵眼睛嘴了那是个肉疙瘩,这窑洞没有门和窗,也 就是个土窟窿。除了距门三尺有一面大窗,门的上方 也还有窗子,是半圆形,和下边竖着的门组合起来, 我总觉得像一个蘑菇。黑亮说:像石祖。我问什么是 石祖,他就说是男人生殖器,象征着生命和力量。我 呸地一口唾在他脸上:家家窑口立那个东西,活该你 们这里光棍多!黑亮却咬着牙说:啊,我日他娘! P7-9
精彩试读
我无法去睡。
油灯光越来越黏稠,照在窑壁上,如同甩上去的 一摊鼻涕。窑门外的狗似乎有了梦呓,那么吠了一下 ,再就无声无息。乌鸦仍在不断地拉屎,但已经看不 见乌鸦了,它们的颜色和夜搅在一起,白皮松的阴影 浓重地罩住了硷畔沿。
当我被拉扯着进村,挣扎中,我就看到过这四棵 白皮松,高高地站在坡崖下。我惊恐这是到了什么地 方,村子竟然就是一面坡,又全然被掏空了,高低错 落的都是些窑洞,我感觉我成了一只受伤的还蠕动的 虫子,被一群蚂蚁架起来往土穴里去。我大声呼叫着 王总,王总是一直带领我的,但王总却没见了踪影, 而有人在说:蒙上眼,别让她记住来路!那一瞬间我 记起娘说过的话,娘说人上世来,阴间的小鬼们都会 强迫着让喝迷魂汤,喝上迷魂汤就忘了你是从哪儿来 的。我的小西服被扒下来包住了我的头,我把小西服 又拽下来,还在喊:王总,王总——!他们哈哈大笑 :王总发财了,正数钞票哩!一拳就打在我的下巴上 ,我昏倒在地上,后来便关闭在这土窑里。
我从来没有住过甚至也没有见过窑洞可以是房子 ,它没有一根木头作梁作栋,虽有前窗,太阳照进来 就簸箕大一片光,也少了后门,空气不流通,窄狭, 阴暗,潮闷,永远散发着一种汗臭和霉腐的混合味。
快递说明
1.本商品由博库网发货;默认发圆通,中通,EMS快递。签收前请确认包装外观有无破损,有破损、内件损坏当场拒收。

2.发货时间:订单下达后,72小时内发货;常规地区2-3天到货,偏远地区(新疆,西藏,甘肃,宁夏,青海)3-5天到货;请您耐心等待。

3.港、澳、台暂不支持发货,请不要购买,如不慎购买请联系客服退款。
猜你喜欢
博库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