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事情总在最坏的时候发生
好的事情总在最坏的时候发生
2016-04-26 21:53:15 阅读 7910


摘自《一切终将远去》

文/山本文绪





发现钱包不见是在我刚要下出租车的时候。

 


没有。全身上下的口袋也摸了一遍。没有。我又把刚从包里掏出来的横七竖八地躺在座位上的东西全部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仔细看了看脚边,也没见钱包掉落。

 


“到了。”

 


出租车早已停下。司机发现我的样子有异常,用猜疑的目光从后视镜里打量我。

 


“怎么办,我好像把钱包忘在家里了。”

 


司机缓慢地回过头来看后座上的我,正用他零下十摄氏度左右冷冰冰的眼神瞪着我。司机身旁的车费显示屏发出一闪一闪的红色亮光——三千两百日元。

 


“是真的。谁会故意一分钱不带就坐出租车的?”

 


“你不是正坐着吗?”

 


“所以,我说,这是因为我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忘带钱包。”

 


“切。”司机夸张地咂咂嘴。我一肚子怒气,可想到不对的是我,还是乖乖地跟他道歉。

 


到这一刻,我才总算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我现在是要去跟房屋中介签订我新房的租赁合同,本来该交的押金和礼金都在钱包里。跟房屋中介约的是早上十点,现在已经十点过三分了。我睡过了头,急急忙忙地打了个的,赶到了这里。



 



我用我那处于恐慌边缘的脑袋仔细想了想。钱包里还有我房间的钥匙。出房间的时候,虽然很急,但是我感觉我在关门后就跟平常一样把钥匙放进了钱包。也就是说,钱包不是忘在了房间里。那就是出门后到打到出租车这段时间里弄丢了?如果现在坐车返回家中还是找不到钱包的话,这个凶神恶煞般的男人恐怕更要生气了吧?

 


“我晚点儿一定付给你,不管是通过银行汇款还是支付现金,绝对给你。啊,我可以在今天之内把钱拿到你所在的营业所去。”

 


“喂,小姐,大家都这么说,可是基本上没有人会老老实实照办的。”他眯着眼睛,用猫一样的声音说道,这个故作温柔的语调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别人是别人,他们可能会这样,但是我绝对一分钱都不会少给你的。”我挤出仅有的一点儿勇气说道,随即在从手提包里找到的KTV折扣券背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这是我的住所和电话号码,没有骗你。”

 


我把折扣券递给司机,正准备拿出驾照证明我所写属实,瞬间想起驾照也在钱包里。司机没好脸色地看了一眼折扣券便揣进口袋,随即递给我一张名片。名片上面写着出租车公司的营业所地址。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请尽早把钱付清。”

 


“对……对不起。”我也没法还嘴,乖乖地下了车。车门“咚”的一声关上,出租车立马飞快地开走。被熏了一脸尾气的我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过路的上班族们边走边看着傻站在路边的我。清醒过来后,我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比跟房屋中介约定的时间晚了十五分钟。房屋中介就在一条街远的地方,我却没了直接前去说明事情原委的勇气。

 


耳根深处仿佛听到“吱”的一声,全身都麻木了。一瞬间,有种想干脆放弃人生,直接瘫倒在街边一睡不起的冲动。

 


我觉得耳鸣声越来越大,缓缓地扭了扭脖子。“咔嚓”,我听到一声微弱的声响,像是名为“气力”的棒子被折断的声音。

 


“你怎么了?别到公司来,别来。”武史拖着厌烦的尾音说道。完全没了精神的我,还是突然想起武史的公司在我步行就可以到达的范围内,于是便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三十分钟来到这儿。

 


“至少先打电话通知一声后再来嘛。别这么突如其来地从前台叫我。”

 


“武史,不好意思。”

 


“能借我一千日元吗?”这句话刚到嘴边,他就插话道:“旁边大楼一层有一家咖啡馆,你在那里等我吧。我开会要一小时,开完后去找你。”

 


“可以吗?”没等我说完,武史已经快步向电梯走去。我呆呆地目送他。





总之,暂时得救了,我稍稍放下心来。推开咖啡馆的门,这时正好是中午,拥挤的店内,大家都在用餐,我也禁不住诱惑点了一份午餐。毕竟我起床后就出门了,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武史多半会不高兴,但是算啦,我都已经给他添麻烦了,再多添一个,请求他一起原谅就是了。



咖啡店里没有杂志和报纸,我呆呆地望着窗外。这一带是商业区,路上走着的人基本上都是上班族。大家都有要忙的事情,走起路来步履匆匆。平日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但丢了一个钱包后,便突然被从中抛了出来。

 


像这样只是坐着消磨时光的日子,不知道多久没有过了。总之,在武史出现之前,我是没法从这里离开的。

 


在百货店的内衣卖场工作的我,一周能休息两天的机会都很少,今天是我珍贵的休息日,所以安排非常多。首先,预定下个月要搬入的房屋需要我前去签约,再来要去看床等家具,晚上要去参加新兼职工作的面试,回来后还要清洗堆积的衣服和做大扫除,都是为搬家做准备。我根本没有闲工夫在这里吃蛋糕。



可是,我居然犯这种白痴错误。

 


武史是我以前的男友,大约交往了三年,半年前分手了。虽说交往,可是一个月才见一两次面,糟的时候三个月才能见一次,电话也两周才打来一回。像这样什么激情也没有,到底是恋人,还是只是睡同一张床的朋友而已,自己都不清楚。拖拖拉拉地过着日子让人感觉空虚,于是我半年前提出了分手。

 


想到这里,我放下了咖啡杯。我马上就要和新的恋人同居了,不能再想着已经分手的男人了。

 


我的新男友略比我年幼。跟武史不同,他每天都打电话来,每周会来看我三四次。武史是个吝啬鬼,又爱唠叨,我不管做什么他都吹毛求疵。可是新男友不同,我的衣服、我的发型,连我口红的颜色他都会一一赞美。

 


吃完了蛋糕,喝光了咖啡,再要了一杯水后,我开始不安起来。武史明明说了一小时后就来,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了。

 


三点后,从文化中心来了太太团,店里一下子热闹起来。我趁着服务员忙碌的时候,装作上厕所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出了门。

 


我目光呆滞地走出门后,沿着道路慢吞吞地挪步。坐完霸王车,紧接着又吃霸王餐啊?就这样一直走到派出所去,在那儿被关起来恐怕就轻松了吧?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在最近的车站找交警借钱坐车,就看到了抵押店。对了,我想起学生时代的男朋友在没钱用的时候就把电视机或收音机拿到抵押店去。于是,我把正好戴在手上的香奈儿手表当了。得到的钱比我预想的要少得多,但手上总算是有现金了。

 


不知为何,我非常高兴。有了钱就可以坐电车了,可以回家了,肚子饿了还可以买面包。

 


终于有了点儿精神的我,在电车中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对策。仔细想来,出门时我有没有锁门都已经记不太清楚。跟房东联系之前,还是回一趟家吧。

 


天已经黑了。我边想边赶路,在拐弯的地方停住了。我二楼的房间居然亮着灯。除我以外,只有男朋友有钥匙。今天他明明说了要打工不能来,难道是计划有变?

 


我急忙跑上台阶,打开自己房间的门。门口有一双男式皮鞋。我的男朋友是不会穿皮鞋的,那这双皮鞋是……正想到这里,只见一个人慢慢地伸出头来——果然是武史。

 


“你怎么这么慢?”衣冠楚楚的武史靠着墙壁看着我。

 


“你是怎么进来的?”

 


“门没锁。”

 


“所以你觉得你就可以随便进来了吗?”

 


“我好不容易来看你,怎么等你都不回来,而且在咖啡馆也没见着人。我问咖啡馆的人,他们说你没埋单就走了,我就帮你把钱付了。喂,你一个成年人了,做这种事情不害臊吗?”

 


我一点儿还嘴的力气都没有了,疲惫地将浅口高跟鞋脱下。

 


“你说的困难是什么?”武史天真地问道。

 


“已经没事了,谢谢。不好意思,你能不能赶紧离开?”

 


武史双手插在口袋中,一副吃惊的表情。“什么?我是担心你才来看你的。”

 


“所以,谢谢啦。但是现在已经没事了。”






“是不是有男人要来?”

 


被他像开玩笑一般地这么说,我把手提包一股脑儿扔到地上。

 


“对,对,如果我的新男朋友来了的话,可就麻烦了。所以,请你赶紧离开。”

 


武史嘟嘟嘴:“你所说的烦恼,就是那个男人的事情?”

 


“才不是呢。”

 


“那么,你找他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跑来找我?”

 


他的语气听起来并不是在赌气,而只是单纯地把自己的疑问说出来而已。可是,我无言以对。

 


“你们交往得不顺利吗?”



我瘫坐在地上,低下了头。



弄丢了钱包这种事情不能跟新男友讲。在那个男孩面前,我总是一副成熟女人的形象,这次这种没脑的事情实在难以向他启齿。而且,我感觉我一旦向他呼救,他会撒腿就跑。

 


那个男孩是我在KTV打工时遇到的自由职业者。他是一个没有像样的工作,却喜欢名牌包和吃奢侈大餐的无可救药的人。说跟我一起住,但押金、礼金、搬家费等都由我付,之后的房租多半也是由我出。虽然他说伙食费由他付,但别忘了,这话可是出自一个钱包都不带就进出饭店的男孩之口,根本不能相信。

 


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他待在我身边。我希望他能一直在我身边,跟我含情脉脉地对视,跟我一起欢笑,跟我手牵着手。希望从他人嘴里听到“你好有气质”“你真是个美女”“我喜欢你”“我爱你”这样的话,即便是从这个什么都不会,只是像一只可爱的宠物一样的男孩嘴里。

 


“你这个人就是好面子,我有点儿担心你。”站在我身后的武史说道,“明明只是一般的收入水平,却偏偏要买昂贵的手表、名牌衣服。你买那钱包花的钱比里面装的钱还要多上十倍吧?我就回去了,你别多想了。”

 


身后,武史穿上了外衣。随即就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如果找不到钱包,今天早上打车的钱、武史替我向咖啡馆付的钱,以及下个月的房租和每个月需要还的信用卡的钱,还有明天的伙食费要怎么办?离发工资也还有一些时日。

 


我干脆抛弃恋人、抛弃工资,什么都抛弃了回老家去吧。然后住在自己家里,在附近的超市之类的地方找份工作,老老实实地还房贷。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出奇地放松。对,把一切都当成玩笑,按下重启键,重新来过。

 


“喂。”本来关上了的门又一次被打开,传来了武史的声音。我疲惫地转过头一看,大吃一惊。

 


啊,对了,出门前送邮件的人来过,我接邮件时顺手把钱包放在那里了。

 


“别放在这种地方哟,不安全。哇,这么多钱呢。”随便打开人家钱包的武史大声地叫了出来。我轻轻地捋了捋头发,要按重启键的那只手停在了半空。我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原文标题《爱在钱包》,有删节)■



一切终将远去



往期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