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双无与伦比的眼睛
清水无香
关注
262900
2017-07-03

《日出·印象》


每次看到印象派大师莫奈的作品,都禁不住会在心里面发出许多感叹。奥斯卡-克劳德·莫奈,这位伟大的画家拥有一双多么的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眼睛啊。

他在创作每幅画之前脑子到底是用一种什么样的思维来面对眼前的景物?用什么样的色彩把眼前的景物热情洋溢地表现出来呢?又是如何在色彩斑斓、光影变幻中演绎了他穷困潦倒而又传奇辉煌的一生呢?

他一生所崇尚的理念就是“只画眼前看到的”。为了画到真实的光影,他一生都在研究光、影、风、海水。几十年间几乎不停地奔波在室外写生。“直接在现场画出的东西,总有一种力量,一种笔触的生命力——这是画室里找不到的。”为此他甚至专门造了一艘船,一家人住在船上,每天游弋于水面上。莫奈在船尾像个渔夫一样席地而坐,挥画阿让特伊的水面,卡米耶在船舱里看,俨然一对渔夫渔婆。

“如果画一个东西不能给我乐子,我画来干吗呢?” 这双已经被训练过的、看得清一切色彩、不被任何其他色彩和成见所迷惑的眼睛,看到了19世纪到20世纪的阳光与风雪,并用他的大笔点石成金,给这一切赋予了灵魂。

读完这本《莫奈的眼睛》,作为同是绘画爱好者的我来说,莫奈的这种舍生忘死、户外安家,痴画至此的精神没法不让人感动。本书不仅记录了莫奈从出生到去世跌宕起伏的一生,更是将当时法国的文化界作为大背景,着重分析介绍了19世纪印象派各路画家的发展历程和风格及他们创作的背景和心路。

作者用幽默诙谐的语言,将晦涩难懂的绘画专业知识巧妙地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展现给大家。即使不懂绘画的人也能够学会怎样去欣赏一幅美的作品。文中对风景的描写也是如此的细腻传神,让人耳目一新。

“风景无非就是印象,它只是转瞬即逝之物……我在勒阿弗尔的窗口完成了一幅画,太阳在雾中,一些船钉在前景上……他们问我这画该叫个什么题目……于是我说:就叫‘印象’吧。” 

《日出·印象》诞生了,这幅举世闻名的画作是印象派画家的里程碑,是印象派的开山之作。是对当局艺术沙龙的一次推动与撼动,这股新鲜的血液初闻之让人惊魂不定又弃之如敝。但是这股有强大生命力的新画派新理念,仍然顽强的一点点的渗透进来,慢慢的占居了主流画派的地位并被人们所接受。

新生事物的接受总要经过一个痛苦漫长的过程,总是会被人质疑,不被人接受,甚至会遭遇残暴的嘲讽和打击。但是这一切都挡不住莫奈那一颗追求梦想和寻找灵魂的脚步。他的作画速度非常惊人,能在极短时间创造出大量的画作。但是他的生活却一直是穷困潦倒的,作品也一直不被官方沙龙所认可,甚至有时候到了生活不下去的地步。

从巴黎画到伦敦,又从威尼斯画到荷兰,他一生创作了两千多幅作品。麦垛、白杨、鲁昂大教堂,同一物体同一地方不厌其烦潜心研究多次做画。鲁昂大教堂甚至从不同位置绘制了三十多幅画,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执着精神啊。纵观这种追求极致、精益求精的绘画精神,现在的画家又有几个人能做得到呢?

“不要就此停止,不要被任何人影响”。“我希望永远用我的艺术维持我的生计,一丝一毫也不偏离我的原则,一时一刻也不违背我的良心,一分一寸也不画仅仅为了取悦于人、易于出售的东西”,莫奈倔强地用行动兑现着库尔贝这句话的精神。

一个以生命来作画的人,尤其是一个终生秉持“画所见一切”的画家,由于视力减弱开始失去了色觉,这对于他来说就如音乐家贝多芬耳聋一样,是多么残忍的打击。他曾经多么热爱阳光,但视力下降后,他却怕见阳光。然而莫奈却依然在画,凭着对色彩的记忆,凭着灵敏的感觉,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又不可思议创造出了巨幅室内装饰画《睡莲》。

再怎么遭遇非议的艺术家,某天都可能获得尊崇。 很多年后,当《日出·印象》这幅画的地位已经不需要再争辩,只需要叹赏与分析的时候,世界依然在疑惑:这幅画是如何让人感受到光芒的?

“如果有副好眼睛的话,我能画到一百岁。”1926年12月5日,这一切走到了结局。奥斯卡-克劳德·莫奈闭上了那双无与伦比的眼睛,从此再未睁开,那年他86岁。而在他死后,19世纪的阳光和灵魂,依然透过那双捕获一切、唤醒一切的眼睛,活在我们所见到的世上。

进入圈子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打赏
|相关推荐
|讨论区
暂无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