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详情
¥22.08 市场价:¥32.00现在有货
浮生六记
本版沈复著《浮生六记》原文以开明书店民国遗本为底本,考以林语堂英译本重新点校。“一个”APP超人气作者张佳玮以白话精心译述,并作长文译记为读者导读。
满59 包邮|
销量:61344|
库存:2787
正品保障 7天无理由退款 赠送22积分
商品评价 0 条



博库体验店
客服热线:0571-26306883

商品参数
出版社  天津人民
ISBN  9787201094014
作者  沈复|译者:张佳玮
出版日期  2015-08-01
包装  平装

99999990000580514_1_o.jpg

编辑推荐语

并不能用有趣、精致、伤感简单概括这本小书。之所以入得经典行列,约是手边有此一册,便真如有一妙友相伴。

本次出版选开明书店民国本为底本,考以《雁来红丛报》本、霜枫社民国本、林语堂英译本重新点校;并请张佳玮精心译述,作长文译记为读者导读。原文、译文并收一本。

**收录“沈复的一生”(年表)“沈复三十年游历图”,另附“光绪三年初版序”“潘麐生题记”“光绪三年初版跋”,便于读者朋友*好读懂这本书,从中获益。

沈复,字三白,号梅逸。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十八岁娶舅女陈芸为妻。婚后夫妻俩举案齐眉、相爱甚笃,然命途多舛,常常事与愿违;幸而二人不落世俗,善苦中作乐,耳鬓厮磨二十三年,至芸积病身故,仍情深如旧。后,沈复离家漫游,著《浮生六记》六卷。成书后并未刊行出版,而在民间多有传抄,引以为珍。道光年间,由江南士人杨引传于街市书摊购得,转妹婿王韬于申报馆付梓出版。因其中以真言述真情,从不刻意造作,深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流传至今,已成经典。其中《中山记历》《养生记道》两记,杨引传购得版本已佚。民国时期有称找到足本,并付梓出版,收录佚失两记,然实为时人拼凑杜撰。后常有传言佚记真本现身,或有相关、或片段,但至今仍无被证实可靠完整的,故本版只收底本所录《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四记。

俞平伯:“《浮生六记》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然而我自信这种说法不至于是溢美。想读这书的,必有能辨别的罢。”

林语堂:“我相信淳朴恬适自甘的生活——如芸所说“布衣菜饭,可乐终身”的生活,是宇宙间*美丽的东西。在我翻阅重读这本小册之时,每每不期然而然想到这安乐的问题——读了沈复的书每使我感到这安乐的奥妙,远超乎尘俗之压迫与人身之痛苦。”


内容提要

   《浮生六记》以作者沈复夫妇生活为主线,记叙 了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的浪游各地的所见所 闻。作品描述了作者和妻子陈芸情投意合,想要过一 种布衣素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由于封建礼教的压迫 与贫困生活的煎熬,终至理想破灭。本书文字清新真 率,无雕琢藻饰痕迹,情节则伉俪情深,至死不复; 始于欢乐,终于忧患,飘零他乡,悲切动人。    《浮生六记》的一大艺术魅力是塑造了一位真率 纯洁而浪漫的家庭妇女形象——芸。她聪慧好学,热 爱生活,欣赏自然美艺术美,而又勤检持家,恭敬知 礼,却因为不世故不设防而经历种种坎坷的生活风波 ,英年早逝。

作者简介

   沈复,字三白,号梅逸。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士族文人之家,十八岁娶舅女陈芸为妻。婚后夫妻俩举案齐眉、相爱甚笃,然命途多舛,常常事与愿违;幸而二人不落世俗,善苦中作乐,耳鬓厮磨二十三年,至芸积病身故,仍情深如旧。后,沈复离家漫游,著《浮生六记》六卷,记录过往生活中点滴趣味及漫游经历,因其以真言述真情,从不刻意造作,深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流传至今,已成经典。

目录

译记(代序)/张佳玮
【译文】
闺房记乐
闲情记趣
坎坷记愁
浪游记快
【沈复三十年游历图】
【原文】
光绪三年初版序
潘麐生题记
闺房记乐
闲情记趣
坎坷记愁
浪游记快
光绪三年初版跋
【附录:沈复的一生(年表)】

精彩试读

   我生在乾隆二十八年,即癸未年冬天的十一月二 十二日。时值太平盛世,生在衣冠仕宦的体面人家, 又住在苏州沧浪亭畔,苍天厚待于我,真是无以复加 。苏东坡诗云“事如春梦了无痕”,逝去的时光,若 不以笔墨记下来,便了无踪影,未免辜负苍天的厚爱 。
   想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关雎》,乃是 《诗经》三百篇之首。把夫妇情事列在首卷,余下依 次列就——我也按此例办理吧。
   惭愧的是,我年少时没好好念书,学问不大高明 ,不过记下些实情实事而已。若读者诸君必得考订挑 剔我的文法句子,那就好比对着脏镜子,挑剔它不够 亮了。
   我少年时,与金沙的于氏订过娃娃亲,八岁上她 去世了。我后来娶的妻子陈氏,名芸,字淑珍,是我 舅家亲戚心馀先生的女儿。她自小聪颖明慧,学说话 时,听讲一遍《琵琶行》,便能背诵。四岁时,她丧 了父亲,亲眷便只剩母亲金氏、弟弟克昌了——一时 家徒四壁,无所凭依。芸年纪稍长后,女红习得娴熟 ,便为人做一些针线活。那时节,家里的三口,都靠 她十指操劳过活;甚至她还担负弟弟克昌求学识字的 费用,让他学业完整,不致有缺。
   **,芸在书簏上翻到一册《琵琶行》,因为能 背诵,便一个字一个字对照认着,这才开始识了字。
她做刺绣的闲暇时光,渐渐也通晓了吟咏诗词,写过 “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般句子。我十三岁时 ,随母亲回家探亲,见了她所作的诗,虽然感叹她才 思隽秀,私下里却怕她福泽不深。然而心意投注,不 能释怀,便告诉母亲道:    “若为儿择妻子,则非淑姐不娶。”    母亲也爱芸性子柔和,于是脱下金约指作为订礼 ,和芸的母亲商定亲事,缔了婚约:那是乾隆四十年 七月十六日的事。
   那年冬天,因为芸的堂姐嫁人,我又随母亲去她 家观礼。芸与我同岁,长我十个月,自幼姐弟相称, 所以我仍然称呼她淑姐。当时只见到满室鲜衣华服, 唯独芸通体素淡,只鞋子是新的。看那鞋子,绣制精 巧,问过,知道是她自己做的,才领会到她蕙质兰心 ,不只在笔墨上。她削肩膀长脖颈,瘦不露骨,眉弯 目秀,顾盼之间,神采飞扬,唯有两齿微微露出,算 是相貌上面,略微美中不足之处。情态缠绵,让人神 消。
   我问她要了诗稿来读,有的诗仅一联,有的仅三 四句,多是零散、未能成篇的。问她缘故,她笑答: “没有老师指点,就写出来这般;只希望遇到能当老 师的知己,把这些句子推敲补完了。”我给那些诗一 并题了签道“锦囊佳句”,那是当年唐朝早逝诗人李 贺的典故,当时如此,是戏笔,揣着开玩笑的心思, 却不知道她后来夭寿的命运,已经在此伏下了。
   当夜送亲戚到城外,回来时已经三*。我肚子饿 ,想找吃的。老婢女给我枣脯吃,我嫌太甜了,芸便 暗地里牵我的袖子。我跟她到房间里,见她藏着暖粥 和小菜呢。我欣然举箸,正待吃时,忽然听见芸的堂 兄玉衡嚷嚷:“淑妹快来!”芸急忙关门,应道:“ 我累了!要睡了!”玉衡已经挤将进来,见我正要吃 粥,便笑睨着芸说:“刚才我要粥,你说吃完了;却 藏粥在这里,专门招待你夫婿吗?”芸窘迫至极,夺 门躲走了。这一来一去,惹得全家哄笑。我也负气, 拉着老仆人先回去了。
   自从吃粥被嘲弄后,我再去芸家里,她便都躲起 来。我知道,她这是怕人笑话。
   到乾隆四十五年,正月二十二日,我俩成婚之日 ,我看芸的身材,依然瘦怯怯的一如往昔。揭了头巾 ,两人相视嫣然。喝罢合卺酒后,两人并肩吃饭。我 在桌案下,暗暗握她的手腕,只感暖尖滑腻,胸中不 觉怦怦心跳。她说自己已经吃了几年斋了。我暗暗计 算她开始吃斋的时候,恰好是我当年出水痘的日子, 便明白她所以吃斋,全是为我祈福。于是笑对她道: “如今我肌肤光鲜,没被水痘怎么着,姐姐可以从此 开戒了吗?”芸眼藏笑意,点了点头。
   二十四日,我姐姐要出嫁,又二十三日是国忌, 不能奏乐,所以我们成婚是在二十二日。芸出堂应付 宴会招呼客人,我在房里和几个伴娘们划拳。我输得 太多,喝酒多少,自己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醒过来时 ,芸已在梳理晨妆了。当日亲朋好友络绎不*,等上 了灯才开宴,很累人。二十四日子时,我作为大舅子 送嫁,回来时已经灯残人静了。我悄然进房间,随嫁 婆娘在床下打盹儿;芸卸了妆,还没躺下,点着银烛 ,低垂粉颈,不知道看什么书如此入神。我于是抚她 的肩道:“姐姐连日辛苦,为什么还孜孜不倦呢?” 芸忙回头站起说:“刚正想睡,开书橱见了这本书, 不觉读着,就忘了倦意了。《西厢记》我闻名已久, **才算得见,确实不愧才子之名,只这描写,未免 有些尖酸刻薄了。”我笑道:“也只有才子,笔墨才 能尖酸刻薄。”随嫁婆娘在旁催我们睡觉,我便让她 关门先走,自己和芸并肩调笑,仿佛密友重逢。伸手 探她的心口,也是怦然不止,于是俯到她耳边问:“ 姐姐的心跳,怎么如此,像舂米似的?”芸回眸微笑 。我只觉一缕情丝摇人魂魄,便将芸拥入帷帐,缠绵 怜爱,不知东方之既白。P3-7

快递说明
1.本商品由博库网发货;默认发圆通,中通,EMS快递。签收前请确认包装外观有无破损,有破损、内件损坏当场拒收。

2.发货时间:订单下达后,72小时内发货;常规地区2-3天到货,偏远地区(新疆,西藏,甘肃,宁夏,青海)3-5天到货;请您耐心等待。

3.港、澳、台暂不支持发货,请不要购买,如不慎购买请联系客服退款。
猜你喜欢
博库客服